路人⭕

我们无权决定别人的人生
一切仅是供我们消遣的假设。

【弹丸论破3】插曲①

这是宗方来到这里的第一天
但是有什么很不可思议
宗方看着蓝的过分的天空和丝丝缕缕飘过的白云,
感叹着生命的神奇

宗方觉得有点饿了,
于是他在偶然碰到的小食店里吃了午餐
分量充足的三明治和甜甜的布丁让他的心情很好

午饭后,他在小小的广场上
像个老人一样拿面包喂鸽子
看着远处荡着秋千的孩子们
鸽子的叫声和孩子的欢笑声有点模糊
像是录音机里传来的一样,
但他没有在意
闭上眼睛,
仰面靠在长椅上
享受着有些温暖的阳光,
木质的长椅并没有令宗方的后颈酸痛
反而柔软地托着它

他感到很舒适,
心也变的空旷
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呼出一口气
从长椅边站起来
鸽子随着他的动作扑簌飞起
向着依旧明媚的天空飞去
宗方没有手表,
但依旧感觉有什么不对的
好像从中午开始太阳就没动过……
这么想着,
再次看向天空
却发现太阳已经斜沉在天边一角了
他一定是看错了

晚饭依旧在很好吃的店里解决
他吃的是像是咖喱饭一样的东西
虽然形状有些辨认不出来,
但凭味道一定是十分
宗方这么想着
觉得这味道有点熟悉
午饭也是,
好像从前在哪里吃过
也许这是连锁店吧
他这么想着
无视了从某个角落传来的训斥声
离开了餐厅

他觉得有些累了
所以宗方一回到新公寓就倒在床上
没有意料内的冲击
他埋在柔软的被褥里睡着了

宗方再次醒来时
发觉自己并没在那个陌生的公寓里
自己甚至没在一张可以被称作床的东西上
他想要坐起
柔软的气垫随着他的动作陷下去一大块
宗方发现了,
他的身边还有别人
那人的一只手臂搭在他身上
看上去已经睡熟了
随着手臂看过去,
雪染可爱的睡脸进入他的视野
像是有什么好事一样,
她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这么睡会感冒的啊
宗方放下了脑中的疑问
用原先盖住他的被子将雪染包好
他轻轻放下雪染先前搭在他身上的手臂
以极小的动作移向边缘
寻找自己的鞋子
但在一片黑暗中什么也找不到
“在这里”
压低的声音从一张椅子旁响起
有轻微的脚步声向着宗方那边
被吓到的宗方紧盯着那人的方向
“什么啊,是逆藏啊”
借着并不明亮的月光看清来人之后终于松了口气
“哈哈,吓到你了吗”
逆藏伏下身
给宗方穿上鞋
“清醒点了吗?”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关于这个,虽然知道你很想快点搞清楚”
逆藏抬起了头,
红色的眸子发着微微的光
“还是等雪染醒了再说吧。
太早告诉你她会闹别扭的。”
“知道了”

“那么,在她醒之前,
要不要做点什么打发下时间呢。”
逆藏保持着半跪的姿势,并没有站起
“比如?”
“比如,我们去散散步吧”
逆藏笑着发出邀请
“也许不需要我们告诉,你自己会弄懂发生了什么”

这里似乎是什么神秘的实验基地
宗方在转了一圈之后只得到这个结论
而月亮已经快降下去
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
“比我昨天所看到的天空正常不少”
宗方小声说着
一旁的逆藏只是尴尬的笑笑
“雪染也快醒了,回去吗”
“当然,别吓到她了”

[bsd]520①(织太)(待定重修)

“就一次,再一次就好。”
“你已经是第517次和我说再一次了”
老人摇了摇头,双手抱胸,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我会多来陪陪你的,所以再答应我一次吧”
“那么,我的朋友,第519次你还是准备重蹈覆辙吗”
“我觉得我不会了”
“那好吧,门就在那里,去吧 孩子。”
太宰缓缓打开了门

“我回来了”太宰不由得脱口而出
并没有期待有谁会应答,但是从厨房传来了一个声音
“欢迎回来”织田作嚼着烤的松脆的土司说着
“早饭吃了吗?”
“不 ,还没有。”
“那就一起吃吧,刚烤完的面包”
“嗯”

“没事吧,看你的脸有点白,失掉的血还没补回来吗”
“算是吧”太宰喝了口咖啡
“不过这回真是遗憾呐,明明差一点就可以成功了。”
“比起自杀成功,未遂不是更好吗”
“也对欸”
太宰治拉开了一罐蟹肉罐头
将一块肉用手指挑起,
看着它的纹路
……
“没能够及时救你真的对不起”
“比起这个,来庆祝我又一次自杀未遂不是更好”
......

“要不要去逛个街啊?好像好久都没有两个人出去过了”
“也好,听说今天天气很好的。”
太宰像是思考着什么一样顿了一顿,
接着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带着阳光的笑容说着
“那我就先去换衣服了”
织田显然显然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的不和谐,转身走进卧室

[bsd]原状②(织太?)

和那天一样,
他独自一人躺在洁白的床上
“我究竟是为什么存在的呢?
不 应该问我到底是谁吧……”
不管怎么将也不会有人应答吧,
又不知不觉想到太宰了
真是个恶趣味的人啊
他所想的织田作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放弃似的将头埋在柔软的羽毛枕头里
“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你的爱啊!”
因为枕头的原因,只有含糊不清的声音
“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拍了拍脸,他起了床,洗漱完毕
顺便修了修许久没有修整过的胡茬
“这张脸还是很帅的啊”对着镜子里的脸赞叹道

“早饭是煮鸡蛋哟~”
在厨房里忙活的太宰笑着说道
“早上好”他漫不经心的打着哈欠,拉开椅子坐下
“明天开始还是我来做饭吧”
他看了眼刚刚端上来的鸡蛋(?)说着
“老麻烦你起那么早也不好”
“没什么大不了的啦,毕竟已经好久没有下过厨房了”
“不 请务必交给我”
看着那盘炸掉的鸡蛋,他坚定的说

吃完了早饭
丢下了还没完成的稿子
反正截稿日期还有一段时间,他想着
比起这个,我想知道那个男人的事
试着回想起那个在楼梯间碰到的男人
他好像认识织田作呢
好像有必要去看一看。

向着正打游戏太宰打听了那个人的情报
却被太宰敷衍了过去
“哈?那种男人一定是来推销的吧
又或者是个变态跟踪狂大叔
没准是个小混混,会来找你麻烦的呦!”
没做过多的评价,我从太宰手中抢过手机
当着他的面开始翻阅通话记录
“昨天中午打过的电话……”
明明只是一天前,却有好多电话
他一页页地翻着
“有了!”
他在心中叫了声好,
正好是我快回家的时候打的电话
当时那个男人好像也正要挂电话的样子
就是这个吧!
他立刻回拨了回去
太宰只是在旁边眯着眼睛看着
“八成不会接的呦~”
像是在印证太宰的话
电话那边传来电话无法接通的忙音

“虽然不知福为什么你要找他,
不过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下吧”
太宰一脸无奈地抓了抓头发
“他现在在工作,是不会接电话的
尤其是我这种人的”
像是在苦笑一样,太宰垂下了眼帘
拿过手机,像是在发email
“今晚七点,老地方见”
他不知怎的脑海中恍过一个名字
lupin

【bsd】原状①(织太?)[520-521贺文]

虽说是贺文……

“你好, 鄙人织田,织田作之助,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还是请多指教了。
欸?你在奇怪我和谁说话吗?
那还用说,当然是你啊。
接下来就请您听一下,
我那个令人不放心的同僚的故事了。
可能会有点无聊,
但请务必听到最后。
那么,开始了
屏幕那边的男人对着你笑了笑,便隐去了身形

我是织田作,
现在暂时住在我的上司太宰治家
说是上司,
但是从“他”的记忆来看,应该是个吊儿郎当的人
也是个聪明的过分的人吧。

太宰说是我上司,可是我好像已经从原先的公司辞职了
现在是个全职的新人小说家
太宰在和我说过我辞职的事后好像强烈建议我写书呢
可惜我的能力好像不够啊
也许我天生就不是写东西的料
我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

不,再说下去就变成我一个人在抱怨了不是吗
自己自言自语太久是会出问题的
这么想着,
穿上了沙色的外套,
我来到了横滨的海边
耳边是清爽的过分的风,
鼻腔里充斥着淡淡的水产味道
为什么呢?感觉在海边待着整个人都会神清气爽
我点上了一只烟,
是那个他喜欢的牌子
要保持原状才行啊
不由得在心里说着
淡紫色的烟雾随着风自由地飞向我看不见的地方

沾上烟味了啊,
不过大概没什么关系的吧,
这之后大概就是我的东西了
反正他永远不会回来了,
不,我就是他不是吗?

海风有点冷了啊
不由得缩了缩肩膀,
还是快点回去吧,
有点想看京都的樱花啊

“啊,抱歉”
在公寓走廊里不小心撞到了人
我习惯性的道着歉
那人很不满似的,
拍了拍看起来很昂贵的西服,向这边瞪了一眼
我也看向他
像是个傲气的人,
半长的头发被精心梳好
五官十分端正,
圆框眼镜和那颗嘴角旁的痣更是给整个人加了不少分
男人好像愣住了,
在我打量他的时候一直瞪大眼睛盯着我

“你……”
他好像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再发出声音
“失礼了。”
男子轻轻鞠了一躬就下了楼梯,消失在拐角
“他认识这个人吗?”
不由得在心里嘀咕着,
“他不是这个楼的住户吧”
也没多想,
我径直上了楼,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太宰正笑盈盈的面相我,
我向他身后看了一眼,
茶几上好像有不止一个杯子
“刚才有谁来吗?”
“没有哟,你是因为看到了茶几吗?
那个是我新买的杯子哟,织田你看你喜不喜欢?”
他将那个杯子拿了过来,
递给刚脱下外套的我
看着那个白底色还有些像血一样的颜料的杯子
我不禁皱了皱眉
“挺不错的,不过好像更适合你”
“那确实 ,因为是情侣杯啊”
太宰把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杯子给我看
“那如果分不清怎么办?”
“情侣杯难道不就是用来假装拿错的吗?”
……

午饭是咖喱,
大概是为了配合他的口味
那份咖喱非常的辣,
太宰边小口吃着,一边猛灌着水
“好吃吗”
太宰突然问我
“很不错,谢谢你亲手做的咖喱”
我笑着回答,顺便喝了口牛奶
“织田喜欢就好”太宰说着,视线却转向了别处
还是,不成功吗?
我果然还是个失败品啊……
在那之后我们谁都没在说话,只是机械的进食着

“下午要去外面吗?”
听到这话的太宰好像打起了精神
“好啊,好啊,只要是织田带我去的哪里都好”
我轻轻吻上了太宰的额头
“那就去电影院吧,最近有新的恐怖片上映”
“走!”

外面已经算是春末,
太阳暖暖地照着
行人们都换上了单薄的t恤
可是还有两个奇怪的男人
穿着看着就热的风衣,
其中一个还亲昵的挽着另一个人
他们果不其然的成为了街上的焦点
这只是插曲而已

“天真是太热了……”
太宰早就已经把风衣脱下来了,
只穿着件白衬衫也已经被汗浸透了
白衬下的绷带隐约可见
“织田不热的吗?”
“我还可以”
“脱掉吧”
“?”
“外套,顺便帮忙把我的也拿着”
“好的”
太宰将外套交到我手上,
接着便撒欢一般张开双臂,
“真凉快啊啊啊啊!”
“小心不要感冒了”

电影院播的是部百年难遇的烂片
偏偏冷气还开的特别足
当剧中男二在嘱咐男主足足五分钟之后终于失血过多挂掉时我已经满身都是鸡皮疙瘩了……
太宰也不说话,大概是被雷到了吧
一直抓着我的手臂 ,连荧幕也不看
“那段戏已经播完了哦”
在太宰耳边轻生说着
感觉在我怀中的生物动了一下
接着,他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坐回了自己座位

“演完了,我们走吧”
当演职员表终于出现在幕布上,把整块荧幕分成两半时
我拉了拉旁边太宰的袖子
“我起不来了”
那人一本正经的说着
“要织田亲亲才起来”
“你是认真的吗?这可是公共场合啊”
“再不快点灯就要亮了呦?”
像是在威胁一样,太宰笑着说道
“你啊”我挠了挠头重新坐下
然后像是普通的笨蛋情侣一样,
我们在电影院里接了吻
不,应该是
像是普通的笨蛋情侣一样,
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在电影院里接了吻

虽然很没品,
但是接吻时他有些颤抖的睫毛
令我不知怎的也心跳加速了起来
要是这一切能属于我该有多好啊……
在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叫嚣着
却被我压在最底层
我本来就是他的替身吧
所以保持原状就是最好的

大概是这样吧

太宰治真是个可怜的人啊

我真是个可怜的(     )啊

不对 ,织田作是不会这么想的,
那现在的他会说些什么呢?
就这么保持原状吧,拜托你了。
请暂时保持原状吧,神明大人。

【bsd】(织太)过了十二点就不能开玩笑了(愚人节贺文)

“今天又是平凡的一天”
刚刚过完零点就被迫被叫起来的织田作走向小小的窗子
“外面还真是什么都看不到呢”
索性打开了它
微微的海浪声从那片漆黑中传来
风中带着些微的海水味
他点上一只烟,
对着窗子呼出一口气
看着淡紫色烟雾随风消散与黑暗之中
让窗子就这么开着
织田作转身走进厨房
为自己冲一杯咖啡
速溶咖啡微苦的味道刺激着舌尖
“为什么我要起这么早啊”
看了眼手机显示的时间
他叹了口气
“太宰到底想让我看些什么啊”
就在他想要将咖啡一饮而尽从而驱散那份睡意时
随手放在料理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哟,电话哟,织田作快接电话呦...”
这是什么情况?!
庆幸自己没有摇到舌头的同时,织田接下了电话
“喂?”
“是作之助吧,早上好啊”
“太宰吗”
“是啊”太宰用明快的声音答到
“其实啊,首领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
他忽然正经了起来,
“详细内容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总之,你先到窗户旁来吧”
没有多想,织田作向着窗边走去
原本漆黑一片的窗外点起了一个光源
“你能看见一个亮光吗”太宰突然问道
“可以的”
“那好,请将看到的字复述出来”
“我明白了”虽然有点奇怪,但是织田作还是照着太宰的指示
就在这个瞬间,光源开始移动起来,
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的光亮起来
“那么开始了呦”
光渐渐摆成了字
织田作按照光源一字一字念着
“I–L–O–V–E –Y–O–U”
……
屏幕那边的太宰已经在狂笑了
“没想到你真的在读”
织田也像明白了些什么,
看着楼下交替闪烁的心形
他难得的满头黑线
“总之”他对着听筒开口了
对面的太宰也停止了狂笑
“先到屋里来吧,外面的风挺大的 会感冒的”

“呐,织田作,”
太宰坐在沙发上捧着织田的咖啡杯,嘬了一口杯中的液体,
“你觉得怎样?”
“?”
刚从卧室出来的织田作有些疑惑
“什么?”
“我的礼物”
太宰接过织田作递过来的毛毯,毫不客气的将自己围住
“很惊喜?”
“为什么是疑问句啊”
织田作帮太宰掖好毛毯,坐在旁边的扶手椅上
“作为玩笑来说真是够下心思的之类的。
竟然真的在凌晨就跑到海边来,很冷吧”
“是啊,都快冻透了,早知道就带着精力鸡肉汆锅来了”
太宰好像有点赌气似得
“真是辛苦你了,为了开玩笑就忙活了这么久”
……
“总之,首领叫我来给你传达任务”
“好的”
织田作直了直腰板
“他希望你去调查下mafia管辖区出现的怪谈事件”
太宰放下了咖啡杯
“怪谈?”
“欸,说是经常有人看到在东桥的废旧洋房里听到枪声
刚开始还以为是团伙火拼而没有在意,但是后来在每个下雨天的傍晚都能够听到,就渐渐觉得奇怪了。毕竟那里是封锁着的,应该没有人进的去才对。听说那是惨死在那里的男子的朋友在作祟”
“朋友?不应该是那个惨死的男子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总之,这次的任务我会全程帮忙的,织田作就放心去干就好了。”
太宰向着这里挥了挥手,打了个哈欠
“那就这样,晚安i”
可能是太累了,他裹着那块毛毯倒在了沙发上
“这样会感冒的”
织田作将他搬到了自己房间的床上
而自己坐在旁边的靠背椅上
“mafia最年轻的干部,将来会成为mafia首领的男人”
就着微弱的月光看向太宰治
“睡着的时候就像个小孩子似的”
轻轻拂过他缠满绷带的半边脸和手臂
“我也该再睡会了”
给手机订上了表,织田就在椅子上睡着了

“唔”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八点了
看到手表的织田不由得一激灵
床上的太宰早已不见了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厨房的嘈杂
他也没多想,揉了揉酸痛的骨头打开了门
“你醒啦”不出所料,传来了太宰的声音
他好像正在做什么的样子
“早饭是我特制的硬豆腐和培根呦”
“嗯”织田很自然的去洗漱了
等他回来时,饭已经被端上了桌子
配着些许酱油的豆腐和油腻的培根吗,
这种混搭到是符合太宰的风格
正想着,穿着围裙的太宰已经拉开了椅子坐到了他对面
和自己这边的早饭不同,
太宰拉开了一罐蟹肉就着面包吃着
“味道不错”
吞下一块豆腐的织田作赞赏道
“你喜欢就好,达令”
当作另一个玩笑忽略过去
织田作开始专心享受起早饭

用餐完毕已经是九点了,
两人喝过咖啡就向着目的地进发
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织田作在心里想着,独自坐在地铁里
太宰还借口收拾早上的东西而跑了
弄了半天我连目的地都没搞清
按理说我对横滨应该是了如指掌的,
可是关于那个教堂我却一无所知
有些异样

总之 ,这个就是了吧
凭借着亲和力max的脸织田很快问道了地址
桥的对面的森林深处的破旧洋房
试着推开大门,但是门一丝未动
被封锁了吗?我想起太宰的话
“那边是走不了的呦”
不只是从哪里来的太宰扔掉了手中深琉璃色的手鞠
“走这里”他拉着我从窗户跳了进去

建筑内部很是宽敞,
随着我们的脚步有着些许烟尘飞舞起来,又很快落下
上午的阳光透过玻璃彩窗撒在我们身上,
空气中泛着一股陈旧的味道,还有血和硝烟。
“看来这里真的发生过枪战啊”
我看着血迹说道
走在前面的太宰顿了顿,停下来脚步
“我能,问个问题吗”他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
“你还记得吗?”
“你指什么?”
“没什么”

我们在这里进行了搜查,
可能因为是晴天的关系,
什么也没搜到,
传声装置也连影都没有
“差不都该回去了吧”
我向在不远处搜查的太宰提议道
“已经一点了,该吃午饭了。”
太宰没有吭声
“喂 ,太…”
话没说完,织田作已经被从背后抱住了
“请不要离开我”
有谁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用那种马上就要哭出来似的孩童的声音。
“太宰,捉弄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呦”
我像哄孩子般说着
“所以放开我吧”
“不”
那人只是倔强的摇了摇头
……
“我不会的”
我想转过去,却因为过紧的束缚而无法如愿
“这一切不会只是个玩笑吧”
“不会的,因为十二点已经过去了啊”

总之,虽然没有多少收获,我们还是踏上了归程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看着地铁的广告牌,我自言自语道
“谁知道呢”太宰笑着,
“也许只是上帝的一个小玩笑吧”
从那以后,那里在也没有枪声了
但那都是后话了

“织田作,我能去你家吗?”
在回程的地铁上太宰突然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不去喝一杯吗”
“今天就算了,毕竟我可不想错过好戏”
“?”
也没有多想,站在家门口拿着钥匙正准备开门
突然有一颗子弹打中我的太阳穴,
整扇门都被染上了喷溅的红。
心里暗叫不好,待三秒异能结束,
瞬间松开抓着钥匙的手,扑向太宰那边
“危险”
某种物体弹射的声音和液体的喷溅声一齐发出
被我挡在身后的太宰也是一脸懵逼
“……这是,恶作剧?”
我看向那瓶喷得满扇门都是的番茄酱
“你干的吧”
将目光转向太宰
他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
不得不说是我太大意了,
连钥匙孔里的铁丝都没有注意到
……

“所以不要叫上我去收拾残局啊!”
安吾接过酒保递过的酒喝了一口
“不要生气嘛,看在早上我送给你的那束花的份上”
“花?”
“那请您下回不要在凌晨用手枪指着我的头了,
即使枪口冒出的是花我的心脏也是受不了的。”
“欸嘿嘿。我下回会努力的”太宰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笑了
“不要用害羞的语气说这种话啊,织田作先生也是,这种时候应该吐槽才对啊。都是因为你才会让这家伙得寸进尺的。”
“原来这就是安吾所说的槽点啊”我用一只手握拳敲击着另一只手的手心。
“嘛嘛,总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让我们干杯吧”
“为了愚人节!”酒杯,冰块撞击产生清脆的响声

[bsd]クロノスタシス(時停错觉)(织太)良曲作梗计划②

在便利店买两罐350ml的啤酒
和你一起漫步在夜街上
时针指向零点
“知道時停错觉吗?”你突然问我
“不知道”
“就是指能看见时针停止转动这种现象”

曾经有这种事吧,

holidays midnight
稍稍有些出汗的手掌,
小孩般的体温
这一切都让我无比安心
想去到无人知晓的地方,
想知道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第一次牵手后变得贪心
街灯下你的头发被轻轻吹动
“仿佛是在梦境中呢”
我笑了,
而你只是看着我
街边的塑料袋子微微摇摆,
哪里有些反常?
心里想着,却忽略了阴影

oneday's midnight
只在今晚,忘记了回家的路
只是在今晚,无论如何都想再见到你,

请允许我与你漫步在夜街
好像,有点感觉良好
牵起你的手,
“这是我们第一次牵手吧”
你只是不发一语
街灯下,你的影子
摇摇摆摆,恍如梦境
微微摇摆,哪里有点怪异

因为我们走路的速度不同
bpm83与之相合
和你在夜间散步
“在一起真好”
其余请什么都不要说
“你知道時停错觉吗”
你挠挠头 ,说你不知道
“好像是能看见时针停止转动这种现象哦
某个人这么告诉我的。
如果时间真的可以停下该多好”
“说什么傻话,是发烧了吗?”
额头上的手传来一阵清凉
“好像,有点冷了”

.....♬....

摇摇晃晃,恍若身在梦境
微微摇摆,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ニ     「o     o  」
       I-_-þ\_」   \/       Ⅰ_/

在便利店买了罐350ml的啤酒
与“你”在海边散步,
时针指向零点
“知道时停错觉吗?”
停下脚步问着
未得到应答而独自给予答案
“就是指时针停止转动,这种现象呦”




在便利店买了罐350ml的啤酒
希望有一天能再与你漫步在夜街上
时针指向零点

【bsd】解谜(织太) <良曲作梗计划①>

“第一个迷,
他为什么会在密室里独自一人喝下有毒的葡萄酒呢?”
织田作静静听着奇怪侦探的话
太宰盯着眼前的新人警察,继续说下去
“理由很简单,因为在那时 他已经注定要死了”
无视织田作头上的十字,太宰伸出了仅有的左手
“那么犯人是谁呢,警察君应该知道吧,
毕竟这一切,都在你眼前发生。”

“那么,犯人是谁呢?”
独臂侦探笑出了声
“即使你不回答,也由我来告诉你吧,
事件的结局”
“需要来杯红酒吗?如果不是因为这手,现在应该由我来演奏一首吧。”

出演人员:11名
地点:某宅邸
时间:???

“第二个迷是,
他们坠海的原因,
犯人真的在他们之中吗”
警员摸向怀中的手枪
侦探没有察觉,依然继续说着
“仅有一个环节失控的计划,被卷入事件中的另一个侦探...”

演出人员:2名
地点:宅邸
时间:

“那么犯人是谁呢?”
侦探随手一挥,
自警员手中打落的是
他最后的手段
“现在想要动手还真是不乖啊”
毕竟那天活下来的就只有我们了

“那么犯人是谁呢
将织田拉到面前,
“他就在你眼前啊? 来吧 试着说出那名字吧”
紧紧盯着那人,露出残忍的微笑
“说出我的名字”:)



“其实,我不想让你知道”
听到回答的太宰,
将一丝恐惧与悲伤藏入眼底
转过身去寻找着什么
“这是我最低限度的同情,要逃就快趁现在。”



call my name



漆黑的屋子中,
刚才的生气已经荡然无存
只有那枪托还微微留存着温度

“那么犯人是谁呢?”
前侦探拾起掉下的枪
“答案不限于一种”
“而确认它的方法,也快要消失了”
汽车的引擎盖过了金属和木块的撞击声









那么犯人到底是谁呢?
你已经知道了吧
毕竟这一切,都在你眼前发生
那么犯人到底是谁呢?
来吧,试着说出那名字吧
说出我们的名字

【bsd】(织太)气质师end

他果然不是普通人吧
半夜起来找人却发现他在埋着女人的手的织田作死的心都有了……
还是先回卧室吧,这一定只是幻觉
也许那只是昨天用过的万圣节玩具
自己安慰着自己,织田作躺回了床上
半晌,那人也回来了

“你身上好凉啊”

那截苍白的手臂还是清晰的印在脑海里
手上的蓝宝石戒指也是那么醒目

果然没过几天就从报纸上看到了新婚的ol失踪的消息
这不可能是他干的,
这么说服着自己,脚还是不受控制地向他家奔去
“如果是你干的,请你去自首!”
讲报纸扬到他面前说着
“比起让他们来惩处我,还不如让我死在你的手里,织田老师”
他突然凑了过来,在织田的嘴角留下一个吻
“我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这么说着,却流露出孩子般的神情
接着便是织田作摔门而出的声音

这已经是织田作将自己关在工作室里的第五天了
他一定在编制一份最浓厚的气质吧
有人这么猜着
而太宰只是在自己的房间等着法院的传票
法院一定会在那份最重要的证据完成之时就立刻传唤我吧,也许连检查也不会做呢,
毕竟那是怎样的气质一定可想而知了

终于在无所事事之中,警察来了

“那么,被告人你可认罪?”
“不,我认为我没有罪”
“既然你死不承认,那就只好上证据了”
“这是那位气质师为你制作的气质,他把这份重要证物交给我时还托我向你代话说来生再见呢,可见他对你的痛恨了吧”
将那个盒子慢慢打开
里面满溢出的却不是惨叫和悲痛,
而是 ,
温暖的平凡的光,
旁听席上响起一片嘘声,裁判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有太宰低着头
那束光不是我的光,
他喃喃到
有泪从眼角划过

没有人知道
最后一位气质师现在在哪里
甚至没有人知道,
他是否还存在
有人曾说他已经放弃了这份工作,
踏上了旅程
也有人说,
他被人杀死,
埋在小巷的深处,
从此再无天日

但所有人确定的是,
这世上恐怕再无气质师了